你的位置:首页 > 业务领域 >

食品公司与贸易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例参考

   重庆某某食品有限公司、杭州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某某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丰都县高家镇文昌路***号。组织机构代码证:6939****-1。
  法定代表人:邓**。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杭州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下城区凤起路***号****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103773*****XK。
  法定代表人:叶**。
  委托代理人:李文莉律师、周尤剑律师,浙江文颂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重庆某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杭州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2015)杭下商初字第33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8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14年10月18日,某某公司(需方)与某某公司(供方)签订两份《购销合同》各约定:供方向需方采购榨菜10800千克、9500千克,货款金额51840元、39418元。质量为出口级标准,即达到进口国的卫生标准及客户品质要求,常温下保质期内,供方对包装及内在品质负责。供方应按照进口国通常检验标准、通常的存储及销售方式来生产。交货地点为工厂装箱,从涪陵港运到巴生。装箱后的运费等需方负责。供方收到增值税专用发票后在装箱前一次性付清。因供方的责任造成国外客户索赔的,其索赔款及因索赔而发生的费用供方承担。某某公司所订货物已与外商签约,因此在任何情况下不得转售他人等。2014年10月8日、11月26日,某某公司分别向某某公司支付款项50000元、92906元,共计142906元。2014年11月26日、12月18日,某某公司分别为某某公司开具重庆增值税专用发票两份,金额分别为51840元、39418元,共计91258元。2014年12月2日,案涉货物经海关申报出口。据报关单显示,装运货物为桶装榨菜块780件,每件38千克。袋装榨菜块460件,每件250克*50。货物共净重35390千克,共1240件。某某公司于2015年8月5日起诉至原审法院,请求:1、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退还货款51648元,并支付从2014年11月26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的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2、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赔偿货款损失11367.2美元,按当时汇率1美元=6.19元人民币,计人民币70362.97元,并支付从2015年6月5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的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3、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赔偿运费损失8266.2元,并支付从2015年1月26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的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4、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支付制作包装袋的费用7215元,并支付从2014年10月21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的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5、本案诉讼费由某某公司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某某公司与某某公司签订的两份《购销合同》均系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均应恪守合约,诚实履行。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对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供应货物及某某公司已交付货物的金额为91258元的事实没有异议,而某某公司共计向某某公司支付款项142906元。双方就某某公司支付款项的性质存在争议,某某公司认为该些款项均为货款,某某公司则主张91258元为货款,其余部分为双方另外合作事项之定金。鉴于双方确实存在货物的买卖关系,某某公司对其主张的款项性质并无证据证明,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某某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且双方在庭审中亦明确除此外无其他业务发生,故某某公司起诉要求某某公司返还剩余货款的请求具有事实依据,该院予以支持。关于该货款的利息损失,该院酌情调整至某某公司起诉之日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不予支持。另,对某某公司主张因案涉货物质量问题而导致包括货款损失、运费损失、包装袋损失及利息损失在内的诉讼请求,因某某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于2016年6月3日判决:一、重庆某某食品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还杭州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货款51648元;二、重庆某某食品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杭州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自2015年8月5日起计算至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日止);三、驳回杭州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050元,由重庆某某食品有限公司负担1146元,由杭州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负担1904元。
  宣判后,某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5万元是货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一、某某公司与某某公司在2014年10月6日签订《合作协议》,按照协议第五条的约定2014年10月8日前,甲乙双方各出资5万元作为首笔投资款,因此某某公司给某某公司转账5万元是投资款,而不是货款。二、在原审法院开庭审理时,由于某某公司的档案保管员将《合作协议》原件遗失,因此某某公司只提交了复印件。休庭后,某某公司再次仔细查找《合作协议》原件,仍然没能找到,却将“合作工厂建设图”找到,上面有某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叶**和某某公司法定代表人邓**亲笔签署的意见:合作工厂建设图。取消行车,同意本方案,增项壹拾三万元。邓**叶**。结合复印件《合作协议》和“合作工厂建设图”原件,能够充分证明某某公司转账5万元是投资款,而不是货款。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上诉人某某公司在二审中提交三张图纸复印件,证明某某公司转账5万元是投资款,而不是货款。该证据,经二审中出示,某某公司认为,该些材料不符合新证据的规定,且该三份材料仅为复印件,故对三性均有异议。某某公司未与某某公司签订过合作建厂的协议,该三份材料也与本案无任何关系。本院认为,某某公司在二审中未到庭参加诉讼,其未能在庭上对上述证据进行举证,且上述证据均为复印件,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对该三份图纸本院不予确认。
  被上诉人某某公司答辩称,某某公司的上诉请求与事实不符。首先,某某公司与某某公司从始至终不存在类似的合作关系,5万元系投资款,无从谈起,某某公司在一审中已经陈述过5万元的由来,系因为某某公司于2014年10月5日与梁公司签订合同,考虑货源较为紧张,需交钱预定,故打款至某某公司账户,5万元系作为预付款项,一审法院认定并无不当。其次,关于合作工厂建设图,需对方提供原件核实后确认是否存在,不论是否系其签字,因何签字,均没有任何证据指向该签字行为系某某公司行为。退一步说,即便考虑到其系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其签字行为与公司有所关联,亦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该图纸的内容与那份根本不存在的合作协议之间存在关联,无法相互印证5万元系投资款。因此,合作工厂建设图与本案即无关联,亦无法印证某某公司的诉求。再者,某某公司上诉提供的证据,既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亦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关于新证据的规定,法院不应予以采纳。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据以认定事实的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某某公司在二审中未提交新证据。
  根据有效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等,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除原审认定的“供方向需方采购榨菜10800千克、9500千克”应为“需方向供方采购榨菜10800千克、9500千克”外,其余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某某公司与某某公司签订的两份《购销合同》,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采购榨菜,双方当事人对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供应货物及某某公司已交付货物的金额为91258元的事实没有异议,某某公司共计向某某公司支付款项142906元。双方的争议焦点在于超出货款部分的51648元的性质。某某公司认为该部分款项系货款,某某公司则认为系双方合作事项的定金。本院认为,某某公司主张双方合作投资的事实未提交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某某公司不能对收取的该51648元款项性质作出合理的解释,对此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一审法院据此认定51648元系货款,并判决某某公司予以返还并支付利息损失并无不当。某某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91元,由重庆某某食品有限公司负担(重庆某某食品有限公司已向本院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3050元,重庆某某食品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至本院退诉讼费1959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